BLAN沧海之澜

感谢你能点开这里!(比心)

跳坑狂魔,近期沉迷大悲(Les Misérables),SOT忠实粉。

低产,渣,咸鱼一条。懒且颓着。
能被小天使和太太们喜欢和推荐是我的荣幸> <


是美强党,求不怼。愿望是萌上火cp摆脱冷拆逆。
SOT:赛维舜远送弓尤埃|all维|天雷逆cp
MARVEL:主贾尼贾,冬叉|JARVIS中心Tony中心
Evil Mind:方邰

【西北送弓】橡树01

#人物来自时之歌,OOC和渣文笔属于我
#(大概不怎么严肃的)剧情向
#主cp西北送弓:格洛莉娅·维拉/瑞亚·特纳,南国组、舜远、界轩出没慎,很多很多友情向cp洁癖慎。以及可能全文都不会出现kiss之类的情节,也没有小甜饼。
#只是想讲个故事而已。









冷。彻骨的冷。瑞亚努力的睁开眼。坚硬的触感让她意识到自己正躺在地上,断开了的记忆在脑海中翻搅成一片混沌。

几秒后她想起来。

巨大的空中孤岛从云海中沉没,在不知哪个冰封的山头摔的粉碎。

事实简单明了的可怕。

因为是深夜时分,浮空岛的突然坠落甚至显得无声无息,坍塌的房屋下埋葬了多少在睡梦中离去的人们。瑞亚回忆起自己曾有一段短暂的清醒,但很快重物的撞击就让她再次失去了意识。之后...便是在这里醒来了。大概是刚好从哪个自己家里墙上的洞里摔出去,自己才得以活下来的吧,瑞亚苦笑。连特纳家族的建筑都能摧枯拉朽般的摧毁,其他百姓的住房怕是已经...

她强迫自己把思绪拉回先面对自己的状况。四肢传来的酸痛让她倒在地上动弹不得,冷空气填满肺部带来一阵阵割裂般的剧痛。她的弓在哪里?脑海里的声音不断重复着提醒瑞亚。在这样的危险情况下,武器绝不能离身。她用尽全力挣扎着坐起来。夹杂着雪片和冰屑的狂风吹的她睁不开眼。她抬起一只手来挡住风,另一只手抹掉睫毛上的冰晶。

然后她看到了那把弓,在一片雪白中惊心动魄的红色。

瑞亚的双腿已经被冻的几乎没了知觉。她小心的站起来,费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步伐向着几米外的弓走去。弓柄上结了厚厚的冰,瑞亚操控着能力将它一点点融化。红色被映成破碎的光,在晶莹的结晶中流转。

她捡起弓。入手便是已经预测到的温度,寒气透过皮手套噬咬着手心的神经。

太阳初升的光照的瑞亚的眼睛不太舒服,而且她现在的确突然有种莫名想流泪的冲动。



从每天早上醒来后例行的实验中可以看出,今天格洛莉娅·维拉一直处于心神不宁的状态。她先是连着不小心弄坏了两个零件,然后又差点被实验中的新型光能转换机电伤。昨晚留宿在工坊里,刚才一直沉默着的埃蒙靠在墙边说:“有担心的人,就去联系。”然后高个子佣兵扛起他的巨剑离开了。他说过自己最近有很多工会分派给他的任务要做。

栗发少女手上的动作停顿了几秒,然后伸手拿起了在工作台一角,被各种设计图纸和零件埋住的通讯器。

在她听到她打给瑞亚的第三个电话依旧响着无法接通的忙音时,格洛莉娅终于觉得心急如焚。她在三秒内打开电视调到新闻台并关上音量,随即立刻拨通了另一个电话。在等待电话被接起的时间里,她紧紧的咬着下嘴唇,眼睛盯着电视屏幕上显示着的,“晨间新闻”的片头。

“您好,请问有去艾格尼萨的飞艇票吗?”格洛莉娅几乎是在电话接通的一瞬间说。

然后她停顿了几秒。少女金色的双眼直直的望着电视刚刚转播的画面。

废墟,烟雾弥漫,惊慌失措的人们。

“......这里是格洛莉娅·维拉。请求乘坐飞艇前往艾格尼萨,即刻出发,请批准。”突然变的坚决到如同是在发号施令的声音。

拜托,请一定不要出事......瑞亚……

瑞亚。

少女攥紧了拳,指甲微微陷入掌心。



格洛莉娅终于赶在中午前来到了艾格尼萨。所有人都在忙着组织救援,她费了些时间才找到一辆肯载她去瑞亚所在的地区的车。

开车的人是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,在听到格洛莉娅说出瑞亚的名字时眼睛一下亮了起来:你要去找她?太巧啦我也要去,她现在正在带领大家在废墟中救人那。听说身负重伤还一直待在最危险的地方,啧啧啧真不愧是特纳家族的嫡女......

格洛莉娅打断了他的自言自语。男生看着后座上少女阴沉的脸默默地闭紧了嘴,一脚把油门踩到底。

车子呼啸着碾过地面,在布满裂缝的路上颠簸了几下。


一路沉默的到了目的地。车子刚一停稳,格洛莉娅就推开门跳了下去,那司机还没来得及提醒她注意安全,便已经不见她人影了。

满地的碎石子很硌脚,但格洛莉娅没有放慢一点速度,直接冲进那些支离破碎的墙体或地板的包围中。

路两旁的建筑已经看不出任何形状,它们,或许还包括他们的主人,在浮空城触地的一瞬间就被惯性碾压到破碎湮灭。她可以想象出她脚下的街道原来应该是什么样,应该多么繁华,但现在......她觉得心里堵住了,一下没喘上气,被迫停下了脚步,双手撑在膝盖上大声咳嗽起来。她原本便跑的很艰难,敏捷的动作弥补不了体能的缺陷。

突然有求救声自她身旁的一堆废墟中传来。她扭头看去,声音来自一块从墙体分离出来的预制板下。

几乎不假思索,格洛莉娅几步跑上前。被压在下面的人惊恐的看着她从背上卸下一把枪,麻利的朝着他的方向扣动了扳机——激光整齐的把巨大的预制板一分为二,那人艰难的向外移动。格洛莉娅制止了他:“不要乱动,它的重量还压在你身上,再动的话拉伤就不怪我了。”然后她弯腰捡起一根钢筋,试图把预制板撬起来。

空隙一点点变大。“恭喜你死里逃生。”她说,伸出手拉住那人,帮助他爬了出来。“尽量避开阳光直射眼睛,你在里面待了挺久,眼睛还不能很快适应强光。”她提醒道,擦掉了额头上的汗滴。


然后她听到脚步声。很杂乱,有不少人,大概一小队人向他们跑了过来。那抹红渐渐出现在视野里。

哈,终于来了。格洛莉娅想着,松开那人的手跑了过去,一头扎进瑞亚的怀里。瑞亚让人去查看伤者的伤势,然后伸手轻轻地搂住了她。

“就知道你不会有事的……"格洛莉娅笑了起来,双手圈在对方背后,加深了这个拥抱,“让我多抱一会……跑过来找你真是累死我了。我一直有点头晕,但愿不需要吃药,今天可没带着它们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瑞亚便松开了手,改为扶着她的肩膀,直视着她的眼睛:“莉娅,你不应该来这里,这是北国的问题,我们自己能解决……”

这次是格洛莉娅打断了她:“哦你当然需要帮助——看看,你连自己都照顾不好。”她伸出手,上面沾着血迹,“刚才在你背上蹭到的,别告诉我你受伤之后根本没有包扎。”她的语气里带上了点焦急。

“只是皮外伤。”瑞亚轻描淡写的说,“而且我很快会回去治疗的。比起这个我们要先讨论一下……"

“我要留下来。”格洛莉娅说,不容置疑地。

“……"瑞亚停顿了一下,“不,你最好……"

“我要留下。”她又说了一遍,加强了语气。

“……好吧。”瑞亚妥协,“不过你要注意安全,我会去托尤诺找人给你带些药,如果你需要的话。”

“知道啦。”格洛莉娅笑着眨了眨眼。


在北国的日子里格洛莉娅可帮了不少忙,毕竟救灾这种事她又不是没做过——自己经常不小心在卡罗工坊内搞出小规模爆炸什么的,还是不要让太多人知道的好。瑞亚在废墟上救人,她就在后方照顾好生还者。她只用了几天就建起了五六排临时住房,效率高的惊人,还顺便用掉了不少废墟中的材料。

当然这绝不会是豆腐渣工程,她保证。

救援行动渐渐走向尾声,但格洛莉娅暂时还不打算回弗尔萨瑞斯。她打算让埃蒙带一批机械傀儡来这边帮忙。挂断和工坊的通讯的同时,她扭头朝一旁的瑞亚看去:“那些可是全能型机器,一个的工作力就能顶几十个人,用处大着呢!”

“奇怪,平常都是他说一完话就挂掉了……"顿了顿,她小声的喃喃。


第二天清晨,埃蒙如约而至。红发的战士率领着一队机器人的阵势,吓坏了不少刚安定下来的民众。格洛莉娅拉着瑞亚去迎接他。

“你必须要回去了,坐今天下午的飞艇。"刚见面埃蒙就开口说道。

“啊哦——这算什么!我才来了几天!”格洛莉娅无奈。

“政府的命令。”说完这五个字埃蒙就闭上了嘴,一如既往的沉默起来。

“好吧。那吃完午饭就走。”格洛莉娅说,“临走前我一定要再吃几个这里的蛋挞。”



飞艇上,格洛莉娅一直在窗口注视着艾格尼萨正在修复的废墟,直到视线被云层彻底遮挡住,才稍稍侧过身来,直面着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便站在这里的埃蒙:“说吧,究竟为什么来带我回去。”她收起了脸上的微笑。

没有回应,两人相视无言。

过了一会儿,也有可能是很长一段时间后,埃蒙说:“长老院和军部联合,准备向艾格尼萨开战。”

TBC



果然文笔还是这么渣……(叹气
我已经没有存货了……下一更肯定有生之年(。)

评论(6)
热度(12)

© BLAN沧海之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