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LAN沧海之澜

感谢你能点开这里!(比心)

跳坑狂魔,近期沉迷大悲(Les Misérables),SOT忠实粉。

低产,渣,咸鱼一条。懒且颓着。
能被小天使和太太们喜欢和推荐是我的荣幸> <


是美强党,求不怼。愿望是萌上火cp摆脱冷拆逆。
SOT:赛维舜远送弓尤埃|all维|天雷逆cp
MARVEL:主贾尼贾,冬叉|JARVIS中心Tony中心
Evil Mind:方邰

【西北送弓】橡树02

上一章戳我空间ww


以后每一更尽量保持3000+【立个flag】

本章过渡章。格洛莉娅,瑞亚中心,轻微西国组北国组,送弓较少注意。
因为我不怎么看sot官方小说所以bug应该会特别特别多……x
以及私设满天飞。我流格洛慎入。私心觉得格洛莉娅不可能只是个可爱的姑娘。
【写到后来觉得剧情的走向还是太甜了点……什么时候我能练出漫威官方的补刀水平就厉害了(。)】
【写文真难(。)】






预料之中。格洛莉娅这么想着,做了个深呼吸来让自己冷静下来。

“消息可信?”她试着开口。

“长老院亲自传达。”埃蒙说。

“...…他们要用你的武器。”停顿了一下,他补充。

格洛莉娅闭上了眼睛。

“不,不会的。”她轻轻的说道。


-----
数日后。

“格洛莉娅小姐,恕我直言,现在是彻底解决我国和艾格尼萨的战争的最好时机……”格洛莉娅正站在卡罗工坊内的一个地下室里,身边围绕着无数弗尔萨瑞斯高层领导人员的投影。这些长老院和军部的官员们脸上的表情都略带怒气——显然是来源于屋子正中的少女。几个小时的谈判没有任何成果,他们已经感受到了对方不肯退让一步的坚持。

“我已经说过了,你们还要我重复多少遍?”她脸上的笑容不减半分,语气却愈发严肃起来。“我坚决反对开战,更别提用我的武器。卡罗工坊已经给了你们不少好处,上次给工会的魔能转化机还不是都给你们拿去研发新的魔傀儡——”

另一个投影开了口。“抱歉打断,但是您好像在避开话题,格洛莉娅小姐。长老院和军方已经达成一致,我们将为了国家的利益而战。”

“您只有两个选择。”对方的语气强硬了许多。格洛莉娅清楚的知道这将是最后的逼迫。

“提供帮助,或者不。”

狭窄的密闭空间里,气氛阴沉的像是要化为黑暗吞噬掉这里的一切。

“非得这么绝对么——我的答案是不,永远都是。”格洛莉娅狠狠的注视着面前的投影。

“那真是非常可惜,看来我们无法达成一致。”一名官员带着遗憾的口吻说。“相信您明白我们的目的是好的。而且——我们掌握着您本次去艾格尼萨的全部信息,几秒内就能让您身上多出几项重罪,包括叛国和反政府。”

“大家都知道,您在战争的僵持期间擅自携带大量军用装备前往艾格尼萨。而这是被严格禁止的。”有人补充。

“是吗……那我实在说不出更多的话了。今天就到此为止吧。我知道我们很快还会再次见面的,到那时将会有很多时间,让我们能够彻底的谈一谈。”

格洛莉娅回敬一个微笑,关闭了会议连接。

屋子一下变的空空荡荡。她倒在椅子里,大口大口呼吸着地下不算新鲜的空气。她明白——她必须要给政府展现出强硬。


而此刻脆弱终于露了出来,疼痛直直击中她胸口。


她需要吃药了,她知道的。会议拖后了服药时间。现在工坊里没有一个人,埃蒙去工会了,那只平时有点烦人的小猫也没来——哦天,此刻格洛莉娅有点想他。

她试图笑一下,但胸腔里的刺痛剥夺了这个能力。

地下室里没有存那种药,离这里最近的药盒放在一层。格洛莉娅一边想着以后一定要在检查一下工坊里的每个角落,让哪里都有备用的药品,一边艰难的挪向楼梯。

她默数着爬过台阶的级数,终于撑到了最后一节台阶,然后终于看到了药瓶,就放在离她几步远的桌子上。

但格洛莉娅真的坚持不住了。双腿最后的一点力气甚至难以支撑住体重。踏上一层的瞬间,她腿上一软,撞到一旁的墙上。

她用右手(左臂已经失去知觉了)撑了下墙,凭借反作用力踉跄的向桌子移了几步。

她够到了那盒药。谢天谢地,格洛莉娅连忙用颤抖的手拧开药瓶瓶盖,倒出几枚药匆匆吞下,然后等待着心跳声一点点变得有规律。

还好,自己还活着。她喘着气想道。

然后她直起身走到一边,拿起通讯机拨通了一个号码。她尽力压住声音里的虚弱:

“喂?……是的,我作为卡罗工坊的创始人,现在命令全工坊的人,停止对政府的一切武器供应,无论是长老院还是军部,我们从此刻起将不再支持。”

这是第一步。

格洛莉娅按掉了通讯,下一秒剧烈的咳嗽起来。




-----
艾格尼萨。

瑞亚接过尤诺递过来的文件,皱着眉翻阅起来。

尤诺在浮空城坠落当晚,因为要准备第二天的授课,一直没有睡下。所以当灾难降临的时候躲在了相对安全的地方,没有受太严重的伤。事后他第一时间去找了瑞亚,万幸的是两人都没什么生命之危。格洛莉娅也在,那天三人的聚首让他们彼此都安心了些。格洛莉娅离开后,尤诺和瑞亚就使上了她的一份力,她带来的机甲也都得到了充分的利用。

这段时间,北国的灾后救援还在进行中,依旧有一部分人口处于失踪状态。已得救的幸存者们不断地完善着他们的临时住所。现在艾格尼萨在地面上拥有了基地,虽然功能比不上原来的十分之一,但也还算得上是“家园”。

其他浮空城的居民因为这件事都十分恐慌。有能力的炼金师躁动不安,一部分宣称这将是艾格尼萨的灭亡,一部分则表示他们可以运用幻光莎华的力量拯救其他四座城市。政府为安抚民众情绪已经焦头烂额,国家的军事力量也承受了较大的损失。一时间人身安全和战争问题搅的人心百般动荡。

瑞亚翻了几页,停下来闭上眼睛叹气道:“尤诺,今天去和上层说,停止向这里继续派出军力。这种大规模的军事力量转移可能让弗尔萨瑞斯的军队有机可乘。”

尤诺坐在一旁默默地听着。他感受得到形势的严峻,这与危机即将来临的压抑感牵扯着他的神经。

“……好的。”他应道。然后站起身离开。

“尤诺。”瑞亚叫住了他。尤诺停步,回头看去。她靠在椅背上,双手紧攥着那份文件,前面的桌子上还有更多来自四面八方的信息、资料,规整的堆成几摞。但他看到的更多的是瑞亚脸上的疲惫和沉重。

“已经有很多人死去了……”她缓缓的开口。沉默了几秒后又说道,“你知道……我憎恨战争。”

尤诺无奈的笑了一下。“我当然知道,瑞亚。”

“照顾好自己。”他说,“保重。”

然后他转身,走出了房间。

瑞亚听着脚步声远去,才再次翻看起手中的文件。


不过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她也依然相信格洛莉娅不会让自己所担心的事情发生。至少,格洛莉娅会尽她的全力,不让弗尔萨瑞斯成为挑起战争的一方。

无论是几年前的那个冰冷的地穴,还是现在艰难的处境,都不会让瑞亚彻底失去希望。

毕竟有格洛莉娅在。

瑞亚这样想着,不知不觉间露出了笑容。这是她今天第一次笑。



-----
有人在轻声唤她的名字。格洛莉娅缓缓的动了动,从睡梦中被叫醒。因为昨晚的突发状况,她没有向往常一样熬夜,而是草草梳洗了一下便休息了。托这个的福,这一觉睡的还不错。她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睁开眼坐起来,不出意料的看见了埃蒙正站在一旁,看着她。

“醒了?”他脸上稍带着点焦急,“我们必须……

“能看见你真好,J.”格洛莉娅打了个哈欠,然后微微的笑着打断了对方,丝毫不像刚刚睡醒的人。

“但这不是个好时机。待会可是会有暴风雨的哦~”她轻松的勾着嘴角,又那样的不容质疑。

她能想到,有多少挺上好膛的机枪,随时准备向这里射击。昨晚的谈判想必让不少高层人员气得跳脚,现在他们做出这种事并不让人感到意外。

“……你猜到了。”埃蒙说。他知道既然她这么说,想必格洛莉娅已经明白即将发生的事情的严重性和危险性。

他接着说:“现在外面有三到四支小队,都配备了武器——其中还有不少是我们制作的,全大陆最新技术。还有几位,是你肯定认识的长老院和军部的主要成员。”

在气氛变得过分沉重前他补充道:“我站在你这边。”

“我猜你也会这么选。谢了,埃蒙。”格洛莉娅一边说一边从被窝里钻出来,向洗漱间走去。


她拧开水龙头,向自己的脸上泼了几捧冷水,让自己彻底精神起来。

对方比想象中还要强势一点。但这一次她必须胜利。她在脑海里不断重复这句话。

她做这一切的目的,只是不想看到瑞亚再受任何哪怕一点点的伤。她知道浮空城坠落后瑞亚肩上的担子有多重。

因此她急切的前往艾格尼萨。格洛莉娅只是想确保她的平安。

现在,同样因此,她将毅然去面对长老院和军部同时施加的巨大压力,去阻止即将开始的战争,去争取遥不可及的和平及她自己的幸福。

格洛莉娅挑了一件正装上衣,有条不紊的抚平腰际的褶子,领子被整理的完美无暇。这是一场属于她的恶战,她要用最好的状态迎接。

她走出洗漱间,来到工坊的大门前。身后埃蒙的目光传来无声又坚定的支持。

深吸了一口气,格洛莉娅打开了门。



TBC.

评论(3)
热度(17)

© BLAN沧海之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