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LAN沧海之澜

感谢你能点开这里!(比心)

跳坑狂魔,近期沉迷大悲(Les Misérables),SOT忠实粉。

低产,渣,咸鱼一条。懒且颓着。
能被小天使和太太们喜欢和推荐是我的荣幸> <


是美强党,求不怼。愿望是萌上火cp摆脱冷拆逆。
SOT:赛维舜远送弓尤埃|all维|天雷逆cp
MARVEL:主贾尼贾,冬叉|JARVIS中心Tony中心
Evil Mind:方邰

【赛维】先定一个能达到的小目标,比如说泡到学院男神(上)

灵魂伴侣AU,梗来自这里 http://zjaihongji.lofter.com/post/1d2fe538_c7f4ca8

小甜饼一发上一发下完。有私设。

两个帅比谈恋爱的故事。

对我来说简直甜的像个童话。

希望你会喜欢w


以及我这欧美文风来写时之歌同人……真的……好违和啊orz

  

  

     

   

 

-----

 

如果两人是命中注定的灵魂伴侣,那么他们在见到彼此的那一刻,身上的花会瞬间开放,从此永不凋零。

 

----- 

大众男神维鲁特没有灵魂伴侣。

 

他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这件事了。大人们狂欢到深夜时,他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挽起袖子看着右侧手臂上的叶片出神。那几片叶子纤细又孱弱,颜色甚至比起绿来更像是黄一些,像是马上要枯萎。

 

维鲁特并没有为此悲伤或焦虑过。没有灵魂伴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他想。总有那么多事等着他去处理,他哪还有精力去寻找一个远在天边的伴侣。况且那么多人一辈子都找不到自己的灵魂伴侣,不也都好好的活着。

 

于是他选择把更多的时间花在学习和处理家族事务上。随着年龄增长,他在学院里变得越来越受欢迎,爱慕他的人也不断增加。但维鲁特手臂上的花似是不会为任何人开放,连一个花苞都没长出来过。

 

偶尔,他也会在别人炫耀自己的灵魂印记开花了的时候,猜测自己的右臂上会开出什么样的花。

 

而那里的情况总是一如既往的,只给维鲁特带来失望。

 

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他十六岁,高一的新生重新分班之后的那一天。

  

  

那天晚上,有人来敲维鲁特的宿舍门。少年带着那抹独特的笑,毫无预兆地出现在他面前。

 

维鲁特回忆着。这是那个未来一学期都要坐在他同桌的男生,班级上课第一天就迟到,然后又翘掉了上午的所有课……

 

“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。”他语气平淡的问。

 

然后那人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把维鲁特吓的

差点一把关上了门。

 

他说:“你是我的灵魂伴侣。”

 

维鲁特花了几秒钟来冷静一下。

 

“你叫什么?”

 

“赛科尔•路普,你应该记得我。”

 

“是的。”维鲁特说,“那个人不可能是我,你去调查过今天都有哪些人的灵魂印记开花了吗?”他现在只想赶紧敷衍过去,把这个人关在门外,关在自己的生活之外。

  

“查过了,结果是全校除了几个不确定的人之外没有人开了花。”赛科尔答道,“先给我看看你的印记吧。”他露出一个笑容,尖尖的虎牙若隐若现。

 

维鲁特下意识地避过了赛科尔伸过来的手。

 

  

他注意到赛科尔提前露出了左手小臂,那上面上若隐若现地盘着一支蓝色的鸢尾。



或许是那抹蓝太过深刻又美好,他鬼使神差地把右手稍稍伸了过去。赛科尔的指尖按上手背的皮肤。

   

他不想看到那些丑陋的叶子,其实也不想让赛科尔看到它们。维鲁特偏过头,他选择用这种低级的方式避免尴尬。

  

赛科尔。维鲁特在心里无意识地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。

  

赛科尔动手卷起维鲁特的袖口。他的手指在他手臂的皮肤上轻轻划过,指肚上的老茧传来明显的触感。

  

然后对方说:“果然是你。”

  

他连忙转过头来。他看到自己的灵魂印记,仿佛是在一瞬间开出了花朵。那花的红色饱满厚重,向四面生长的茂密的枝叶爬满了线条硬朗的小半条手臂。

 

  

维鲁特愣住了,慌张地抽回手,放下袖子,对赛科尔说:“……如果……你接受不了的话,不在一起也没关系。”

 

维鲁特•克洛诺的生活里不需要灵魂伴侣。他在心中努力地去再次确认这个事实,他长期以来一直坚信的事实。

   

然后他看着赛科尔微微抬起头来,直视着他的红瞳,一双蓝眼睛里流光翩跹。


“我十分接受,而且——我很喜欢。”

他牵起维鲁特的手,亲吻上面的赤色的花瓣。

   

   

-----

在学院里,维鲁特的迷妹们坚定地遵守着两条基本原则。

 

一是我家克洛诺少爷全维尔哈伦第一好看第一帅,hail emperor Chrono.

 

二是遇见赛科尔就往死里打,反正……也打不到他。

 

 

赛科尔和维鲁特越来越频繁地待在一起。他们总是接同一个任务,然后用最高的效率做完所有事,默契的足以让无数人眼红。

 

他们做所有朋友间该做的事,也做所有情人间该做的事。


赛科尔非常喜欢那些花。这出乎维鲁特预料。


赛科尔会在上课时维鲁特不记笔记的空闲里拉过他的手,把嘴唇轻轻贴在那一片盛放的花朵上。

   

有的时候他听着无聊的理论课睡着,维鲁特一偏头就会看到他袖口伸出的一点点的蓝色的花瓣。

  

维鲁特觉得这样多好。他们的爱情在青春里燃烧起来,然后如同红与蓝的花一般成为永恒。

  

第一次接吻悄无声息地开始又结束。那是只属于灵魂伴侣彼此的吻,说不出哪里特别,却有种独一无二的吸引力。两人的唇瓣相触碰的一刻,维鲁特几乎要融化在那片蓝中。

  

有一天赛科尔和维鲁特都喝了酒,两个人搀着彼此回到宿舍时已是深夜。那人睁着朦胧的眼睛满嘴烂俗的情话,却一字一句都敲在维鲁特的心上。

  

他说我们可是灵魂伴侣。

  

他说我们要一辈子在一起。

  

他说维鲁特我爱你。

  

维鲁特说我也是。然后握住他的手,任他压上来解开自己衣服的扣子。


那眼瞳蒙上了氤氲,心却是从未有过的明亮如镜。他们的灵魂和身体水乳交融,世界在那一刻变的完整。

  

   

  

第二天,学院里的妹子们决定集体去买墨镜。

  

  

赛科尔自然不知道这件事。他正忙着再一次的,用舌头狂甩自家对象的嘴唇。

  

  

TBC.

评论
热度(37)

© BLAN沧海之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