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LAN沧海之澜

感谢你能点开这里!(比心)

跳坑狂魔,近期沉迷大悲(Les Misérables),SOT忠实粉。

低产,渣,咸鱼一条。懒且颓着。
能被小天使和太太们喜欢和推荐是我的荣幸> <


是美强党,求不怼。愿望是萌上火cp摆脱冷拆逆。
SOT:赛维舜远送弓尤埃|all维|天雷逆cp
MARVEL:主贾尼贾,冬叉|JARVIS中心Tony中心
Evil Mind:方邰

【舜远】what if

鸡血文,逻辑都被我吃了。

灵感来自于同名盾冬文。并向其致敬。

又,小说我基本没看,所以很多地方的bug请无视啦😂

主要角色死亡注意。

亲爱的们,相信我,看完这篇,你会觉得官方没有那么虐。

(然而我并不怎么会写刀子啊啊啊😂

 

一稿写于2016.10.23凌晨,二修于同日13:17

 

 

 


  

概要:他们再没有机会弥补过去的裂痕——因为他们失去了未来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-----

尽远在倒下的一瞬间只感到自由。 

我解脱了。他想。再也不用背负那些沉重的使命,再也不用做那只孤帆,安静地死去。


他抽动着嘴角,口中不断涌出鲜血。这很疼。尽远想。比预料之中的疼一些。但是没什么需要觉得不满意的了——我就要死了。


然后他想到舜。

尽远突然不觉得那么轻松了。他想活过来,跑到舜的面前去,和他说点什么。哪怕是自己的过去也好,他想见他。

但是没办法。他现在正躺在艾格尼萨的冻土上,胸口被人重击过的伤口还在淌血。


尽远笑了。随着嘴角的上扬,更多赤色液体争先恐后地离开了这具背负着沉重命运的,饱受折磨的躯体。

 

殿下,我尽力了,无悔。

我说好会守护你,我做到了啊,以我的生命为代价。

可你呢,殿下。东楻的皇子,敢于逆天而行的人,竟这么轻易的失约了。

你看,当初你说的掷地有声,要陪我到天下太平。我们可以并肩去看整个大陆的繁华,你叫我一声御前统领,日子平淡如水一点点流走,也称得上圆满。

 可我大概,与这一切再无缘。

   

这样死去的我,会让你流泪吗?

还是不要哭比较好啊,殿下。

  

你的路还很长,没了我的陪伴,也要走下去。

我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,而你终有一人会黄袍加身。

我曾撕心裂肺地祈求你不要走,但今后,只愿你能彻彻底底地忘了我。

 

你要做一个好皇帝,更要做一个好人,殿下。

 

……舜。

 

尽远累了。他的思维开始模糊。于是他轻轻地,永远地合上了双眼。

雪花落在他的嘴唇和脸颊上。

 

 

 

-----

穿着白色衬衫的青年静静地躺在平台上,舜坐在一旁,注视着他平静的面容。

 

尽远是带着笑走的。

 那晚舜没能及时赶到,一片狼藉的现场只给他留下一具余温尚存的尸体。

 

舜一直觉得自己欠尽远很多。他不了解尽远的过去,但他知道那里埋藏着无边的黑暗。他想去温暖他的内心,在那里点亮一盏灯。

那些看似童言无忌的话,他其实如数家珍地牢记在心。他曾以为自己会将它们一个个实现。

而在他慌张地抓起尽远渐渐冷下去的手时,他已经永远地,失去所有,做那些事的机会了。

 

甚至就在几天前,舜还甩开了那只骨节分明,指腹带着薄薄的茧子的手。

之后……他再没有机会抓住他。

   

  

  

舜已经这样坐了一整天。

 

他盯着青年的眼睫,无数次希望它微微颤动一下。

眉头完全舒展开来的尽远,连舜都是第一次看到。他的样子是那么安详,像是没有一丝恶意,也没有任何不安或沉重,一点都没有。


“皇子殿下,为此我感到抱歉,我应该料到这种事会发生的。”云轩不知何时进入了这间屋子,带着弥幽伫立在一旁。

 

“您不必道歉,冕下。”舜很快回答。

   

然后他停顿了一下,“……我才是真正错了的那个。”

 

云轩没有做声。弥幽慢慢地走上前,拉住舜的衣袖。

   

  

“尽远哥哥……不会回来了,对吧。”小姑娘的声音低的让人听不清。

 

舜在那一瞬间突然崩溃了。他比任何人都清楚,尽远死了,因他而死。

他抛弃了他,而他选择忠诚到最后一刻。

 

他轻轻地揉了揉弥幽的头发。她抬起头来看他,舜别过头去,眼泪流了下来。

  

他知道自己已经步入了无边的孤寂。

而这都是他的报应。

  

尽远的两个最黑暗的瞬间,一次他错过了,另一次因他而起。

 

“……这不值得,”舜声音颤抖着说,“这一切都不值得。”

 

他哭的像个孩子,每吸一口气鼻子都会发出嘶嘶的声音。

 

“你应该回来……你应该回来,尽远。你有义务陪我一起的。”

  

“你的死……将永远不会轻如鸿毛。我会把你记入史册,人们会记住你的名字。尽远·斯诺克,他为国而死,到最后也在效忠于他的祖国……和他的爱人。”他像是在自言自语,又像是在对某个看不见的存在说。

   

 云轩和弥幽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。舜一个人,立在屋子中央,墙壁空荡荡的,他的身侧也一样空荡荡的,那么寂寞。

 

此刻尽远应该及时出现在门口,惊讶地问发生了什么,琥珀色的眸子澄澈如镜,一抹翠绿生机勃勃。然后舜笑着走过去搭上他的肩膀,向他道歉,许诺再也不会松开他的手。

 

他应该出现的。

 

但是他没有。房间的另一侧,他缄默无言地,永恒地闭着眼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end.

评论(6)
热度(20)

© BLAN沧海之澜 | Powered by LOFTER